山東從來不缺文化的土壤

5d24ad54f567370ce51e18f1

Kate,88年生人,畢業于青島理工大學,去年辭去知名孵化器總經理工作,目前專職擔任一家MCN公司的兩位合伙人之一,主要負責平臺合作及商業開發。

說到MCN(Multi-Channel Network),與這兩年大火的短視頻、網紅經濟密不可分。它是一種多頻道網絡的產品形態,將PGC(專業生產內容)聯合起來,在資本的有力支持下,保障內容的持續輸出,從而實現商業的穩定變現。

“原本已經做到職業經理人的位置了,但并不覺得可惜,當下做的事情更有發展前景?!弊诠P者對面的Kate,笑意盈盈而又自信滿滿。

Kate的公司,全名是淄博萌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萌人科技”),注冊于2014年,短短幾年已在圈內小有名氣,去年新榜排名進入前10位。

但遺憾的是,這家蟄伏于魯中地區的MCN公司,正在謀劃著出走山東的“大業”,目標是北京上海。而這一狀況,前既有古人,后也有來者。

5d24ad54f567370ce51e18f2

誕生于濟南的山東何仙姑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其微信大號何仙姑夫在積累了一定粉絲后毅然北上,現在已成長為一家專注短視頻品牌孵化和升級的MCN機構,并打造了頗有影響力的視頻品牌——貝殼視頻。

南方已經把網紅看作新經濟,而山東卻只能充當自媒體的"黃埔軍校"

5d24ad54f567370ce51e18f3

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中國網絡視頻用戶規模已達6.12億,占網民總數的73.9%,其中手機網絡視頻用戶規模達5.9億。比比皆是的消息是:一個網紅通過直播來銷售產品,隨隨便便就能賣上1、2個億。

在南方一些省市,如果你是一名職業網紅、短視頻達人,收獲的可能是周圍人艷羨的目光;但在山東,如果你說自己是網紅,那么至少父輩一代就不會認可,覺得是拋頭露面、不是什么正經工作,更不會覺得有面子。

就像Kate談到公司出走動因時坦言,山東缺乏網紅經濟發展形態的氛圍,而且相關人才也短缺。隨著公司的不斷發展,項目品質亟待提升,但高級美編和編導卻招不到人才,至少在淄博是這樣。

“其實當下很多優秀MCN公司的創始人、策劃人、制作人都是山東人,這可能是因為山東有著濃厚的文化歷史底蘊,但值得深思的是,這些山東人主導的公司,全都不是在山東做出的名堂,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兒,不是嗎?!?Kate說。

5d24ad54f567370ce51e18f4

據了解,目前MCN機構聚集狀況比較明顯,北京、上海、杭州、深圳、成都較為集中,北京圍繞微博、美拍,娛樂、時尚、游記內容較多;上海則有一條、罐頭廠等圍繞生活方式的MCN,節目制作很有品質感,同時還有游戲MCN;杭州則圍繞淘寶,電商和網紅內容較多,變現也更為直接。

萌人科技的另一名合伙人坦言,圈子里有一個說法,全國自媒體看山東,但看的卻是從山東走出去的自媒體人。

為什么這么說?山東可以說是自媒體的黃埔軍校,或者說是自媒體文化發祥地。很多MCN都是在山東起步,但有點兒起色后就都走了?,F在除了青島的視覺志,沒有什么像樣的公司,造成山東自媒體生態空心化嚴重;但在北上廣深就不一樣,大把優秀的公司。這里還不得不提到成都,雖然是西部二線城市,但自媒體生態發展得也非常好。

2017年底,全國首個自媒體的產業園落戶在成都。之所以稱為首個自媒體產業園,是因為它聚合了MCN機構自媒體人集中辦公創作以及產業化運營的一種全新化的互聯網的產業園的一種模式。而在產業園第一期入住和簽約服務機構已經超過了50家,涉及的自媒體超過1000個,園區內自媒體矩陣整體的閱讀量可達到10億以上。

全國各地爭搶網紅新經濟,山東鐘情"高大上"產業

5d24ad54f567370ce51e18f5

成都的自媒體生態好,與當地政府的重視程度息息相關。成都MCN產業園的管委會去年組織了多場MCN機構風投的路演,從中挖掘出有發展潛力的MCN機構、自媒體賬號,將其帶到2018年的全國VC投資峰會上,以吸引全國的投資大佬的關注。

為吸引和孵化“網紅經濟”,上海市也專門出臺了支持政策。

2017年底,上海市發布了《關于加快本市文化創意產業創新發展的若干意見》,也稱作“文創五十條”,其中網絡視聽產業是重點關注的產業領域,有著多項配套支持政策。

網絡視聽產業,其實就是網紅經濟。由于短視頻是網絡視聽行業的風口,隨著5G技術的發展和普及,短視頻與其他行業的結合趨勢明顯。金橋管委會相關負責人曾公開表示,將結合十三五產業規劃和政策對短視頻產業方面給予大力扶持,努力培養該領域的獨角獸企業。

早年間,金橋區曾是白色家電產業的聚集地,如今已形成了頗具規模的網絡視聽產業集群。不但網絡視聽的國家集成播控平臺落戶金橋,還有上下游近100家企業集聚在金橋,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條和豐富的視聽內容。

而山東還是鐘情于大化工、大能源、大制造這樣的項目,對于自媒體、網絡視聽產業、網紅這類綠色、生態的泛文化產業新經濟的發展較為保守。

再者,山東需要有從種子企業慢慢培育的耐心。事實上,讓“小而美”的新經濟產業先聚集起來,最終形成完整的產業鏈條,未來或將帶來比大化工、大能源更為可觀的經濟、社會效益。

一直野蠻生長的視頻MCN,能長久嗎?

5d24ad54f567370ce51e18f6

2017、2018年堪稱是中國網紅、短視頻的大年,因此視頻MCN發展也一直處于瘋漲期,差不多是每年400%的增長速率。

像每一個火爆領域一樣,如今MCN行業吸引了各種各樣的機構和創業者,根據預測,2019年短視頻MCN有望發展至近5000家,其中包括視頻創業者,經紀人公司,廣告公司,視頻平臺等。

4月3日,號稱網紅電商第一股的如涵控股(Nasdaq:RUHN)登陸了納斯達克交易所。

不過,如涵控股上市首日就破發了,大跌超過37%,收盤報7.85美元/ADS。

如涵控股應該算是MCN的頭部了,簽了100多個網紅,最出名的當屬在淘寶上帶貨能力超強的張大奕。但為何沒能得到海外投資者的支持?

業內人士指出,經歷過早期的野蠻生長之后,整個MCN行業正在面臨大浪淘沙。

5d24ad54f567370ce51e18f7

在Kate看來,視頻MCN是能夠存在長久的,卻又每時每刻都在變化,必須跟緊熱點。從發展趨勢看,MCN經過衍生會裂變為三種模式:自制、網紅孵化和簽約經紀。

Kate所在的萌人科技最初的商業模式,就是向各大平臺輸出自制內容,包括美容美妝、穿衣搭配、旅行游記、美食吃喝、母嬰育兒等,因為介入較早,萌人科技也善于研究各大視頻平臺的調性,于是快速占領了市場。但隨著競爭的加劇,萌人科技開始謀求轉型,即向著網紅孵化+簽約經紀轉型。

這是因為,目前短視頻行業仍處于爆發期,現有短視頻達人(網紅)數量龐大,但這些紅人也面臨著共同的瓶頸難題,一方面是在內容專業生產提升上,另一方面就是變現、以及與平臺的合作,“這些都需要專業的MCN機構幫助他們,市場需求也非常大”?;诖?,萌人科技確定了這一轉型戰略。

事實上,何仙姑夫也是走了同樣的路線。2017年9月何仙姑夫推出MCN品牌——貝殼視頻后,截至目前已簽約50+短視頻創作者,覆蓋1.2億粉絲,總播放量達220億+。除了直接簽約紅人外,貝殼視頻還先后投資了美拍網紅喵大仙、劉陽Cary。

不過,即使是成功的MCN,持續性推出網紅也存在著不可復制性,內容最大的瓶頸在于非標準化。短視頻IP爆火的確存在大量不確定不穩定因素,MCN的模式正是為了將這些不穩因素形成方法論,能更有規劃地把控。孵化現象級別紅人這事本來就是概率事件,無論個人還是機構都有機會成功,而MCN機構只是能讓這機率變得更高。

結語

只有快速成長為優質MCN,成為短視頻行業的主導,才能長久的生存下去?;ヂ摼W行業瞬息萬變,創業之路也處處是坑,惟愿一路走好!

5d24ad54f567370ce51e18f8

文字原創,圖片來源于網絡

文章來自網絡,作者:網絡編輯,如若轉載,請聯系作者:http://www.6698711.live/folklore/1414.htm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极速十一选五